繁体
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科幻 游戏 女生 其他
首页

第33 章:漫漫长夜路,我与你同行(1 / 3)

“我们走了这一路,也没看到江小师妹他们啊。”蒋亭一脸惊异道。

“我们和江小师妹他们是分开走的,能遇见他们的几率很小,他们可能比我们先找到喻姑娘他们。”宁子规若有所思,他用灵力试探了一下周围有没有危险,却发现死气沉沉的,一点生灵的气息都没有。

“这里没有活物的气息,真是奇怪。”蒋亭自言自语道。

宁子规眉眼微动,他嘴角轻扬:“想必我们是到了秘境深处,这里可能就是深渊秘境了。注意警惕,我们现在的处境很危险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我们到了存放上古宝物“玄鸣琴”的地方了吗?”蒋亭问。

“对,传说中“玄鸣琴”会自行认主,与它有缘的人自会受到指引,成为它的下一任主人。”宁子规补充道:“现在它应该还没遇到它的有缘人。”

“成为“玄鸣琴”的新主人之后,那人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吗?”蒋亭疑惑的问。

宁子规答:“每隔三天以血供琴,这样可以提高“玄鸣琴”的威力。”

“你懂的还挺多。”蒋亭笑呵呵道。

宁子规沉默,没有再说话了。他看了一眼蒋亭,颇有一丝嫌弃的意味。

蒋亭并未察觉,只是笑了笑。

远山如黛,树上的花瓣飘落,就像一只只在半空中起舞的精灵。

喻秋意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指引她朝一个方向去,她鬼使神差的凭着感觉走了过去。来到一棵千年桃树下,喻秋意停了下来。

微风吹起她的裙角,喻秋意把手放在了树干上。一瞬间金光闪现,她和“温玉”被卷进了树洞里。

洞中的世界很神奇,花草繁茂,绿意盎然。喻秋意出声问:“这就是洞里的世界吗?好神奇。”

喻秋意看了眼周围的植物,这时一只有灵性的松鼠走到她面前,扒了扒她。

“你是叫我跟你走吗?”喻秋意蹲下身摸了摸小松鼠的头,问。

小松鼠很有灵性,它点点头。

喻秋意跟在它的身后,好奇它要带自己去哪里。

走到洞的最里端,正中央放着一张玉桌,半空中悬着一把琴。

“那是、玄鸣琴?”

喻秋意一脸不可思议,“它怎么会存放在这里?”

带路的松鼠指了指那把琴,最后蹦蹦跳跳的离开了。

喻秋意走到玉桌旁,感受到了一阵危险,她抬头看向半空中的“玄鸣琴”。

琴有些地方损坏了,但一点也不影响它的美观。

喻秋意伸出手碰了一下琴,“玄鸣琴”像是感应到了什么,立即飞到手中。

“这就认主了?”

喻秋意没想到“玄鸣琴”认主这么简单,她有些恍惚。

“你为什么会选择我?”喻秋意抚摸着琴身,问。

师尊之前跟她说过,要想让“玄鸣琴”认主十分不容易,可她没感觉到啊。

正当她愣神之时,眼前出现了一行金色的字,上面写着:

你是吾的有缘人,也是吾选择的新一任主人。你以后要以血供养吾身,我们的生死连在了一起。你死吾亡,你是我的最后一任主人。

想必你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世,你若心术不正,吾自会替天行道。

血盟起誓,现在契约已成立,终生不可改。

“好,我懂了。”喻秋意也很意外,自己竟然会成为“玄鸣琴”的最后一任主人。

春光融融,花香四溢。

“怎么才过一会儿,喻师姐他们人又不见了?”

江轻洛垂着脑袋,紧抿着唇,不解道。

段景承靠在一旁的树上,语气慵懒道:“可能是走了吧。”

江轻洛微微一笑:“那我们也先去找师兄他们会合。”

“你还记得来时候的路吗?”江轻洛扯着他的衣角问。

段景承勾起嘴角,反问:“你说呢?”

“我猜你一定记得,”

江轻洛高兴道:“你那么厉害,肯定不会忘记,对不对?”

“我要是不记得呢?”

“不会。”江轻洛保证道。

“跟上,我带你出去。”段景承懒洋洋道。

江轻洛小声道:“我还有一个小小的建议。”

“什么建议?说来听听。”

“你带我去找师兄他们,怎么样?”

“不怎么样。”

江轻洛泄气道:“那好吧,等会儿我自己去。”

段景承戏调:“如果你求我的话,我或许会同意。”

“求求你啦,段景承~”

“求你了求你了。”

江轻洛拉长了声音的语调,说:“你就帮一帮我呗。”

段景承脸色难看:“行,我答应你了。”